当前位置:叶甲友工作室 > 名师推荐

黄石名师网

中国教育报:如何办好出国夏令营

2016-12-03|分类:名师推荐

/

出国夏令营牵涉签证、安全、文化习惯等诸多细节,单靠中小学的力量恐怕难以胜任,如果加强学校与社会机构的联合,则会增加可行性。

“没有条文规定中小学不准举办出国夏令营,但学校真的想带孩子出去的时候,却办不成。社会机构可以放开办,中小学却被捆住了手脚。”说起办出国夏令营,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张人利感到非常郁闷。

上海教育博览会教育国际化展日前举行,吸引了诸多高校、区县教育部门、外籍子女学校、留学中介机构等参与。记者在现场发现,多家留学中介公司推出的夏令营项目,颇受家长欢迎,有的项目甚至报名已过半数;一些公办中小学校长却透露,因为各方面的限制太多,今年没有组织出国夏令营的打算。

要不要支持中小学举办出国夏令营?公办中小学为何出去难?如何规范社会机构举办出国夏令营?如何让中小学生享受既安全又实惠的游学服务?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中小学组织出国夏令营是否合适?

2013年暑假,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没有带学生出国参加夏令营;2014年,学校也不打算组织。张人利说,前几年学校会利用假期带孩子出去开眼界,但近两年不行,有关政策对此有严格规定,想出却出不去,学校索性断了这个念头。

中小学组织学生参加出国夏令营,理所当然需要带队教师,那么随团教师的费用谁来解决?张人利介绍:“以前可以由学生家长承担带队教师的花费,比如2万元的团费里,有500元或1000元是用在教师身上的,家长也同意这么做,但现在行不通了。我们是公办学校,如果让孩子来负担教师的费用,会被说成乱收费。要是被个别家长举报,那么学校会挨处分。”的确有人认为,在公用经费无力全额支付师生游学活动费用的情况下,不应将带队教师旅费和相关管理费用均摊到学生身上,更不能借机演变为隐性福利和变相旅游。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校长姚跃林就建议学校坚守教育本位,可以开展游学活动,但不要营利也切莫染指游学“市场”。

“组织出国夏令营,带队教师要负责孩子大小事务,不仅牺牲休假时间,零报酬,还要自己承担出国费用,教师哪儿来的积极性?如果由学校来出费用,作为公办学校,新的问题又来了:第一,经费从哪儿来;第二,学校报销费用,就得办理因公出国,这前前后后的审批手续相当烦琐,最后学校只好放弃组织出国夏令营。”张人利说。

记者向上海市金山区、黄浦区的几所学校了解情况,都回答今年没有举办出国夏令营的打算。

记者调查还发现,即便有个别学校在组织出国夏令营,也是私下进行的,对外宣称跟学校没关系。

2012年4月,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对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管理的通知》。通知提出:“组织中小学生参加出国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的主办单位应是中小学校、教育行政部门所属的对外教育交流机构或者共青团、少先队与妇联组织,可以委托国家旅游局许可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旅行社承办。”不难发现,四部门明确同意中小学校组织出国夏令营,并将此列为首要推荐。

上海市延安中学曾请华东师范大学某教授到学校做北极方面的科学报告,该教授有条件带学生去北极考察。由于政策限制,学校不能组织,只好让学生自己报名参加,本来有十几个学生有意向,但一看不是学校出面,最后只有几个人去,很好的出国考察机会没能充分利用起来,该校校长郭雄对此感到非常惋惜。

“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在涉及教育的文件纲要方面,都提出要大力推进国际化。然而在实际操作层面,比如组织出国夏令营,却存在重重障碍,限制着国际交流活动的开展。这实在是一个悖论。”郭雄无奈地说。

留学中介机构收费昂贵却组团顺利

一方面是中小学想组织出国夏令营而出不去,另一方面,社会上的留学中介机构抓住这样的市场机遇,设计出国夏令营项目,尽管收费昂贵,依然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张人利分析,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们生活水平普遍较高,家长也对孩子受教育的种类具有多样化需求。他说:“花几万块钱让孩子出去走走看看,不少家长觉得值,也负担得起;但中小学办不成,就把机会拱手让给了社会机构。”

记者在上海教育博览会展厅里看到,多家教育机构正在推介出国夏令营项目。参加上海教育博览会的社会机构中,中智留学、中锐留学也分别推出了各自的出国夏令营产品。某留学市场部副经理刘维娜介绍,“我们组团参加出国夏令营目标是做精品,带领1016岁的学生去美国佩布旦英大学开展两三周的学习考察活动。费用加起来大约4万元人民币。”

2004年,教育部公布全国270家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机构名录,上海有14家,目前上海仍为教育部认证过的16家。

如果可以把出国夏令营看作留学,是不是教育部或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认证过的出国留学中介机构才能进行出国夏令营业务?目前基本是一笔糊涂账。拿记者在上海教育博览会采访过的几家留学中介机构来说,中智留学、中锐留学在教育部认定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机构名单之内,而立洋教育则不属于,但同样可以光明正大地举办出国夏令营业务。

对于2013年韩亚航空事故,教育行政部门、中小学校高度紧张如临大敌,相比之下留学中介机构则淡然处之。刘维娜说:“这根本不是问题。天灾人祸谁能预防得了?这不是教育本身的原因。国内游也会有风险,难道就不出去了?作为组织方我们能做的是,尽量把孩子从出去到回来每个环节都做到位。实在发生意外事故,会有保险公司负责,但这种概率极小极小,不必因噎废食。”

用市场机制满足家长、学生的出国需求

为什么中小学校想组织出国夏令营却很难成行?曾在上海某区任教育局副局长的一位教育系统官员告诉记者,中小学要组织出国夏令营,实际是没有资质的,有的学校由家委会出面组织,很多关系也没有理顺,一旦出现问题,学校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都难逃干系,所以教育局对此不主动。

有着政府部门工作背景的教育学者夏惠贤对此也深有体会。他2008年到2013年担任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副局长,目前为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夏惠贤说:“区教育行政部门不会去做出国夏令营这种事,其根本原因在于,这不属于政府应该提供的基本的教育公共服务范畴。”

安全是教育行政部门考虑的重要问题。夏惠贤说:“中小学校出面举办夏令营,其背后的主管部门是区县教育局。带着一帮未成年的孩子出国,万一出现安全问题,家长首先要找的不是学校领导,而是区县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

培育出国夏令营市场并加强行业自律,是出国夏令营发展的一个方向。

夏惠贤认为,要积极引导培育出国夏令营市场,通过市场机制满足家长、校长对孩子的出国需求。只要中介留学机构在法律法规框架下行事,就可以允许其存在。他建议,可以让类似于像教育国际交流组织等行业协会(学会)出面制定出国夏令营的规范或标准,规范出国夏令营活动。

上海市教委国际交流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教育部等四部门文件给出了一种导向,但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是:假如有些社会机构不按要求做,并没有什么制裁的措施。当前的出国夏令营市场还处在一种自发的、甚至可以说混乱的状态。

“没有经过认证的机构也在做中小学出国夏令营业务,未必违法,政府部门不会把它们怎么样。”该负责人说。他提出,当前的法律法规已经滞后于出国夏令营的具体实践,需要进行更加明晰的规定和引导。

鉴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组织出国夏令营的能力存在怀疑,专家提出,中小学可以借用旅行社和留学中介机构的力量。上海上外旅游公司旅游部计调主管朱丽认为,出国夏令营牵涉签证、安全、文化习惯等诸多细节,单靠中小学老师的力量恐怕难以胜任,如果加强学校与社会机构的联合,则会增加可靠性。

一些有意开展国际交流的中小学校长呼吁,要从政策上对中小学举办夏令营松绑,不能因为担心安全就一禁了之,也不能因为随团教师费用之类的小问题挡住这种行之有效的教育形式。假如有可靠的旅行社或留学中介机构作为保障,中小学也可以成为出国夏令营的举办主体,无需为安全过度担心。只要双方分工明确、通力合作,可能会让出国夏令营在教育品质和后勤服务方面取得双赢效果。

开展姐妹学校交流是出国夏令营的另一条可能路径。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校长张悦颖说:“我们学校每年都会跟美国、英国的姐妹学校开展往来交流活动,学生只要出机票等少量费用,远比社会上的出国夏令营便宜。参与当地同龄孩子的课程学习和课堂讨论,能获得实实在在的学习收获。”(记者 董少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