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马洪工作室 > 教学案例

黄石名师网

诗意课堂的“有我”与“无我”

2016-12-14|分类:教学案例

 诗意课堂的有我无我

                    ——2016年省青年教师优质课大赛观后感

                          

                           黄石三中  张梦丹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讲,“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有我与无我,可以用来评说诗词的境界,又何尝不是衡量一堂课的标准呢?尤其是对一堂高规格的省级优质课更是如此,作为教师的“我”该如何参与课堂?参与的程度是多少?如何处理课堂“有我”与“无我”的关系,的确是值得思考的话题。而在仙桃举办的2016年度湖北省青年教师优质课大赛,引发了我对诗歌教学,诗意课堂的“有我”与“无我”的进一步思考。

一、课堂的“有我”之象

教师作为课堂的主导,是课堂“有我”之象的体现。优质课大赛如同一个服装秀场,虽然在秀场上,服装设计师出境不多,但在整个秀场的台前幕后,所凝聚的全是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和风格。同样课堂要以学生为主体,但一堂完美的课谁能说不是,教师“我”思想的高度与深度,个人的风格和个性与学生、文本的高度融合的体现呢?

1、鲜明的风格

    这一次优质课大赛,出现了好几节同题异构的课。有两节《错误》,两节《相信未来》,两节《定风波》,两节《李清照词两首》,三节《声声慢》。他们有着完全相同的文本,能够参考的相似的材料,水平相当的学生,相同的教学时间和场地,那么什么能让参赛者,脱颖而出让人过目不忘呢?恐怕更需要的是执教者鲜明的个人风格。就如同好的艺术作品,往往是创作者风格的极大体现。风格不是能够简单学习和模仿的,它是执教者的生活经历,情感倾向,学识思想,审美趣味,精神气质的综合体现。它是课堂魅力的重要因素,也是课堂“有我”之象的重要体现。如王良老师的柔雅,黄敏老师的亲和,毕小燕老师的简淡,袁楚桥老师的铿锵,冯玉洁老师的通达都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2、突出的优势

    十项全能的执教者比较少,大多数是有优势,也有劣势。平时教学时,应重在弥补劣势,而在比赛时则应扬长避短,围绕优势设计课堂流程。比如同为诵读,有的执教者个人诵读能力很强,则以个人的范读来引导学生朗读,从而让学生体会其中的语速语调及情感,如执教《离骚》的袁楚桥老师就是这样;有的执教者引导点拨能力强,则是通过恰当的文本背景情感铺垫,学生朗读对比,互读互评等方式来引导学生朗读,如执教《声声慢》邓萍元老师就是如此。有的老师的粉笔字写得漂亮,比如执教《春江花月夜》的冯文静老师,及执教《定风波》的冯玉洁老师的板书的设计就成了他们课堂教学的一大亮点。还有知识渊博的学者型老师,往往能旁征博引,由浅入深,将诗歌意象背后的情感挖掘出来,使课堂有层次有深度,比如执教《李清照词两首》的刘砺萍老师的课就是如此。

3、完备的预设

所谓预设是指教学预测与设计,是课前进行的有目的、有计划的设想与安排。预设是教师在明确课程标准,吃透教学文本,并对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心理需求做出判断后而设计的教学活动及流程,完备的预设是构建和谐课堂的基础。优质课大赛的教学内容是诗歌,所以参赛教师都能围绕诗歌的特点设计教学流程。注重朗读,重视意象,能知人论事,引导学生感受诗歌的情感和意境,并做适当的拓展阅读。当然由于预设环节是可以事先准备的,所以看得出有些课堂是团队打造,集体智慧的结晶;而有些课堂,则可见出执教者在预习环节,就已经把要问的问题提前告诉学生,并让学生做好相应准备痕迹,使得整个课堂如同空走一个过场,少了许多生动性和趣味性。有些课堂设计的朗读环节,只是一种形式,为读而读,老师的示范朗读,又似乎只是为了个人的展示,并没有兼顾对学生的朗读指导。这种老师与学生的隔离感,老师激动而学生冷淡的现象,在本次比赛中也给笔者留下了较为深刻印象。

二、课堂的“无我”之境

课堂是教师的课堂,但更是学生的课堂。“无我”不是“无为”,只是心中有学生,心中有文本,心中有课堂,而暂时放下自我的执念,随机灵动的生成。以“我”的“退”来成全学生的“进”,以“无我”来成全课堂诗意的“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更能看出执教者的经验与智慧。

1、灵动的生成

    如果说预设,可以体现集体智慧,那么课堂的生成,则完全要靠执教者驾驭课堂的经验与能力。正如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的技巧并不在于能预见课堂的所有细节,而是在于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巧妙地在学生不知不觉中做出相应的变动。”懂得课堂生成价值的老师,能够把有价值的新信息和新问题纳入教学过程,使之成为教学的亮点。同时又能在心中有学生,心中有文本的前提下,放下对预设的执着,放下“有我”的执念,放低执教者的姿态。让学生成为课堂真正的主角,把学生的智慧和情感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比如冯玉洁老师在执教《定风波》时提了一个问题,“最能体现词人的性格形象、人生态度,你认为的是词中哪个字?请予以分析。”他原本预设的答案是,“任”“归”“无”,而学生的回答是,“徐”“任”“迎”“归”“轻”,冯老师没有执着于原答案,而是尊重并启发学生,借由这五个字,以点带面,去理解词人的性格形象和人生态度,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成为本课的一大亮点。

2、应急的智慧

    课堂永远有可能节外生枝,出现执教者没有预料到的突发状况,这个时候不仅需要的是执教者的应急智慧,更重要的是能够在关注并尊重学生的基础上,将这个意外状况,巧妙融入到自己的教学过程中。只有“无我”的心态,才能更大限度地关照学生的情绪,发现学生的价值,激发学生的热情,才能在这节外的枝上开出更加绚丽的花朵。如执教《离骚》的袁楚桥老师的课堂就出现了这种节外生枝的状况,由于老师的积极引导,一位腼腆的男生终于勇敢地站起来回答一个问题,结果他一开口,就让在场的听课老师发出了很大的笑声。因为这位男生说的是一口标准的仙桃话,听课的老师们只是觉得有趣,所以笑了,却完全没有顾忌到这位男生的感受。而袁老师及时地发现这位男生的脸色的变化,她亲切地说:“没关系,老师们的笑,是在肯定你的回答,你说的很好!”袁老师用肯定的眼神望着他。没想到在之后的提问环节中,那位男生竟然主动举手回答问题。这一次的突发状况,不仅没有影响到课堂教学,反而点燃了学生的热情。所以说只有“无我”的心态,才能最大限度地关照学生的情绪,发现学生的价值,激发学生的热情。这是一种应急的智慧,更是一种教学的境界。

3、耐心的留白

这种大型比赛课,执教者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超强的控制欲,希望整堂课及所有的学生,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有时为了完成既定教学任务,不得不拖着拽着学生向前跑。比如学生还没有讨论好,就要开始发言了。有时一个问题追着一个问题,课堂紧的透不过气来。我们到处看到老师蹦来跳去,却发现学生表现得无动于衷,如果被老师硬是点起,就只好照着课前写好的学案上的答案念了。这是典型的过于“有我”的表现。如果老师能以“退”的姿态出现,以“无我”的心态关照学生,你就能敏感地捕捉到课堂的动态节奏。最好的课堂不是老师“有我”的闪亮,而是在老师“无我”的状态下,学生的自由自如自我的精彩。教学设计时能否适当留白?学生回答不出来时,除了引导能不能耐心的等待?说好的讨论,能不能留足时间?说好的自由朗读,能不能让学生完整地读完?耐心的留白,能让课堂自由的呼吸,课堂才能焕发生机,充满诗意,产生一种有节奏的韵律美。

三、课堂的“诗意”畅想

没有完美的课堂,只有永无止境的追求。诗歌教学的课堂,只有充满诗意,才是对诗歌最好的诠释。我所理解的诗意课堂是灵动和谐,有韵律,有创造力的,而这样的课堂背后,不知要凝聚执教者多少心血。只有先“有我”才能达到“无我”之境,只有课前准备充分,才有课上的灵动自如,诗意挥洒。记得袁楚桥老师在赛后说课时谈到,为了准备《离骚》,她看了接近三千篇论文专著。由于她准备充分,所以她有底气有自信,将大家公认的难篇《离骚》上的灵动洒脱,诗韵悠长。

诗意的课堂,是心怀诗意的执教者永无止境的追求。这次大赛让我感受到了,那种流连忘返的情趣,耐人寻味的韵致,含蓄隽永的意蕴,“有我”之象的精彩,“无我”之境的沉醉。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没有一条富有诗意的感情和审美的清泉,就不可能有学生全面的智力发展。”诗意在课堂,诗意在路上;教学之境,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