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叶甲友工作室 > 教学设计

黄石名师网

有感于“小布什”

2016-09-25|分类:教学设计

     喜欢读名人传记,虽然自己无意于也不可能成为名人。只是因为纯粹的喜欢,最近拜读了《角逐美国总统宝座的小布什》一文,感触颇多,而我感触最深的是,美国的教育竟是如此的了不起!

   从教这么多年,常常感到自己的无助与无能,常常困惑地问自己,自己到底教给了学生些什么?自己的学生有几个成为了名人?自己的学生为什么就不能有别人那样的成就?自己的学生也有很多智商高者,可最后为什么就“泯然众人”了呢?我不是一个崇洋媚外的人,可是阅读了一些名人传记之后,我深深地感到愧疚与无奈,深深地感到,与别人的教育相比,我们的教育落后太多,不管是教育观念还是教育方式。

   小布什年轻时学业不怎么样,成绩平平,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沉迷于舞会派对,饮酒作乐,纨绔气十足,被人视为“浪荡子”。年满三十岁时,除了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两张文凭外,什么事也没干成。一时心血来潮参加竞选、做生意,结果竞选众议院议员失败,做生意一塌糊涂,他的总统父亲多次表现出对他的极度失望。直到四十岁生日那天,他才决定戒酒。已有两个女儿的他才发誓要活出个样儿来,为父母争气,为自己的女儿做个表率。他的誓言让对他已经失望的父母感动得流泪。年近半百的他说改变就真的改变了。从此滴酒不沾,连任州长,政绩不俗,然后成功地当选了第54届美国总统。

   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学业不突出,各个方面表现不佳,已有家室,到了四十岁还一事无成的人,(且不说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能有决心和毅力、能力“大器晚成”吗?我感慨的不是他显赫的家世,不是他当过总统的父亲的光环,而是他本人的努力、决心、胆识和美国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的独立的个性、能力,美国人的超常规的用人意识。小布什竞选州长时,他请来为他谋划的是卡尔·罗夫。罗夫是大学开除生,五次上不同的大学,最后放弃学业。而正是此人,却多次成功地为共和党策划过竞选活动。这一次,他也同样帮助小布什获得了竞选的成功。竞选州长和担任州长期间,小布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他独特的个人“政治魅力”,他所进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充分证明了他靠的是他个人的良好素质和综合能力,而不是他老爸的政治资本。他凭实力赢得了选民的信任,成为得州历史上第一位竞选连任的州长。此后,竞选美国总统,他更是展示了无与伦比的能力、智慧、胆识。在中国人看来,他有个当总统的老爸,他竞选总统可能比别人容易得多。可是了解美国竞选的人都知道,这种政治出身很有可能成为竞选的软肋,会被竞选对手刺为“美国民众难道需要一个尚未长成的总统”“需要一个还须进行培训的总统”?而事实上,在小布什整个竞选期间,老布什只能退居幕后,不能给竞选对手留下任何攻击的把柄。小布什完全凭借自己的政治智慧,应变能力,决断能力,亲和力,表达能力等等,成功地赢得了竞选。

   我很好奇,中学时代的小布什成绩平平,何以为耶鲁大学录取,而大学时的小布什成绩依然不出众,向得州大学法律学院申请读研究生,遭拒后却被哈佛商学院录取?如果说这两所名校录取他,有他父亲的影响,而小布什的成就,却无一不印证了这两所名校的“慧眼”。“不拘一格选人才”,才能真正地出人才,出名人。

   而目前,我们的大学唯分数论。不仅如此,许多大学开设课程,完全不顾学生兴趣,学生能力和社会需要。许多大学为了办综合性大学,开设许多无人愿读的专业。即便在招生时没有多少学生填报,甚至填报的人数不足以开设一个专业,可是校方仍然强行“调剂”学生去读。据我了解,许多大学生就读的专业都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也不是自己所擅长的。在厌恶和无奈中苦苦煎熬四年,学生的求学热情慢慢消失殆尽,哪还有创造激情?这样的教育模式能培养出创造性人才吗?再看看中学教育,给予学生学习“自主权”更是无从谈起,什么必修课、选修课、走班制、自主探究学习……真正做到了吗?我常常反问自己:我们的教育改革该改些什么?

   而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大学,真正做到了尊重个性,发展个性,以学习的主体——学生为本,让学生有多次选择的机会,让学生选择,再选择,直至选择到自己感兴趣的和自己最擅长的专业发展方向为止。

   我不敢过多的发表对中国教育的评论,我只想说,作为教育者的我们,真的要转变教育观念,要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努力发掘学生的潜能,对有个性、有创造性思维的学生给予更多的宽容、爱护和引导。培养有独特个性的人才,是我们每个教育者的责任。

喜欢读名人传记,虽然自己无意于也不可能成为名人。只是因为纯粹的喜欢,最近拜读了《角逐美国总统宝座的小布什》一文,感触颇多,而我感触最深的是,美国的教育竟是如此的了不起!

   从教这么多年,常常感到自己的无助与无能,常常困惑地问自己,自己到底教给了学生些什么?自己的学生有几个成为了名人?自己的学生为什么就不能有别人那样的成就?自己的学生也有很多智商高者,可最后为什么就“泯然众人”了呢?我不是一个崇洋媚外的人,可是阅读了一些名人传记之后,我深深地感到愧疚与无奈,深深地感到,与别人的教育相比,我们的教育落后太多,不管是教育观念还是教育方式。

   小布什年轻时学业不怎么样,成绩平平,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沉迷于舞会派对,饮酒作乐,纨绔气十足,被人视为“浪荡子”。年满三十岁时,除了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两张文凭外,什么事也没干成。一时心血来潮参加竞选、做生意,结果竞选众议院议员失败,做生意一塌糊涂,他的总统父亲多次表现出对他的极度失望。直到四十岁生日那天,他才决定戒酒。已有两个女儿的他才发誓要活出个样儿来,为父母争气,为自己的女儿做个表率。他的誓言让对他已经失望的父母感动得流泪。年近半百的他说改变就真的改变了。从此滴酒不沾,连任州长,政绩不俗,然后成功地当选了第54届美国总统。

   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学业不突出,各个方面表现不佳,已有家室,到了四十岁还一事无成的人,(且不说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能有决心和毅力、能力“大器晚成”吗?我感慨的不是他显赫的家世,不是他当过总统的父亲的光环,而是他本人的努力、决心、胆识和美国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的独立的个性、能力,美国人的超常规的用人意识。小布什竞选州长时,他请来为他谋划的是卡尔·罗夫。罗夫是大学开除生,五次上不同的大学,最后放弃学业。而正是此人,却多次成功地为共和党策划过竞选活动。这一次,他也同样帮助小布什获得了竞选的成功。竞选州长和担任州长期间,小布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他独特的个人“政治魅力”,他所进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充分证明了他靠的是他个人的良好素质和综合能力,而不是他老爸的政治资本。他凭实力赢得了选民的信任,成为得州历史上第一位竞选连任的州长。此后,竞选美国总统,他更是展示了无与伦比的能力、智慧、胆识。在中国人看来,他有个当总统的老爸,他竞选总统可能比别人容易得多。可是了解美国竞选的人都知道,这种政治出身很有可能成为竞选的软肋,会被竞选对手刺为“美国民众难道需要一个尚未长成的总统”“需要一个还须进行培训的总统”?而事实上,在小布什整个竞选期间,老布什只能退居幕后,不能给竞选对手留下任何攻击的把柄。小布什完全凭借自己的政治智慧,应变能力,决断能力,亲和力,表达能力等等,成功地赢得了竞选。

   我很好奇,中学时代的小布什成绩平平,何以为耶鲁大学录取,而大学时的小布什成绩依然不出众,向得州大学法律学院申请读研究生,遭拒后却被哈佛商学院录取?如果说这两所名校录取他,有他父亲的影响,而小布什的成就,却无一不印证了这两所名校的“慧眼”。“不拘一格选人才”,才能真正地出人才,出名人。

   而目前,我们的大学唯分数论。不仅如此,许多大学开设课程,完全不顾学生兴趣,学生能力和社会需要。许多大学为了办综合性大学,开设许多无人愿读的专业。即便在招生时没有多少学生填报,甚至填报的人数不足以开设一个专业,可是校方仍然强行“调剂”学生去读。据我了解,许多大学生就读的专业都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也不是自己所擅长的。在厌恶和无奈中苦苦煎熬四年,学生的求学热情慢慢消失殆尽,哪还有创造激情?这样的教育模式能培养出创造性人才吗?再看看中学教育,给予学生学习“自主权”更是无从谈起,什么必修课、选修课、走班制、自主探究学习……真正做到了吗?我常常反问自己:我们的教育改革该改些什么?

   而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大学,真正做到了尊重个性,发展个性,以学习的主体——学生为本,让学生有多次选择的机会,让学生选择,再选择,直至选择到自己感兴趣的和自己最擅长的专业发展方向为止。

   我不敢过多的发表对中国教育的评论,我只想说,作为教育者的我们,真的要转变教育观念,要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努力发掘学生的潜能,对有个性、有创造性思维的学生给予更多的宽容、爱护和引导。培养有独特个性的人才,是我们每个教育者的责任。

   黄石二中高二语文教师    刘冬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