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叶甲友工作室 > 教学设计

黄石名师网

用生命演绎教育的故事

2016-09-22|分类:教学设计

老实说,上大学时,我一直不大愿意做教师,所以从心底里拒绝教育学这门课程。为了躲避死记硬背教育教条的烦恼,我选择了参加马卡连柯教育思想研究小组,以期既能免受枯燥教育理论束缚的烦恼,又能混一个过得去的分数。同为我所在的师大有一个规定:凡是参加马氏思想研究小组的,可以不参加相关测试和毕业考的,单科考试成绩以毕业汇演出取代。毕业汇  演出那晚,我根据马氏集体教育思想编了个《我要回家》的小短剧,讲述了一个流浪儿由“厌学”到“要学”的转变过程。没曾想获得了一等奖,于是我的《教育学》获得了98分的高分。

如今20多年过去了,除了庆幸自己顺利通过《教育学》考试并获得高分外,我似乎感到也许这一次偶然的机缘造就了我对教育的一种很特别很复杂的感情。

马卡连柯17岁从教,他用自己繁重的教育实践和紧张的教育理论探索度过了短暂而又光辉的一生,终年51岁。他把一生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教育事业,并用教育演绎出精彩而辉煌的生命。他的集体教育思想,平行教育原则,前景教育方法等,在今天看来,仍博大精深,熠熠生辉。

    可能是受着马卡连柯教育思想的某种暗示,我始终处在想脱离教育又在教育的迷阵中徘徊的苦思中。为了逃避教育的窘境,我选择了逃离;而许多年过去了,为了心中那份冥冥之中的牵挂,我又选择对自我的放逐。我始终在寻找,既寻找一种“活法”,又寻找一种“寻找的方式”。尽管我从没有停止自己行走的脚步,但我确实找不到一种更适合自己生存的方式。就这样我仍然站在讲台上,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教育的故事,践行着马卡连柯的教育思想。

2002年教师节,黄石日报社的孙成香记者采访我,我不假思索,将教师诠释为三种境界:谋生的手段、教学的艺术、生命的境界。当时也只是说说而已,有拾人牙慧之嫌。今天想来,却颇有意味。想到马卡连柯,不正是用生命诠释着教育的本质,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教育故事吗?曾记得一句很流行的话:“教育的本质在生命,生命的本质在于奉献”。如果说我们做教师的是在奉献自己的生命的话,不正是在用生命诠释着教育的本质,演绎着教育的故事吗?我想这大概就是教科处将今年教育教学年会的主题确是为“教育的故事”的初衷与原委吧!

“教育的故事”。即诠释着教育的本质,又凸现着教育的精彩与崇高。回首自己的从教生涯,以及走过的匆忙的脚步,我们其实每天不都是在讲述着一个个教育的故事,感受那份精彩与崇高吗?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带着一份真诚,一份感动去倾听、去解读彼此的故事吧!或许我们在感动的同时,能悟出一点为人师的欢乐与苦楚,能感受到一丝欣慰与成功。也或许我们能在一个个的教育故事里感受到那份艰辛乃至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倘次,也是以令人欣慰和知足了。     

等到某一天,我们走下三尺讲台,如果我们能够无悔的说:我的生命都奉献给了我所热爱的教育事业,我用生命演绎出了一个个精彩的教育故事,让学生成功,令自己感动!那么我想这大概就是教育的全部意义吧!

写到这里,很自然地想起马卡连柯,这位将自己的一生敬献给了教育的思想和行动的巨人,这位视教育为生命的教育家。在仰视这位巨人的时候,油然而生,我顿时感到肩头的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以及随之而来的那份神圣。

是为序。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