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叶甲友工作室 > 教学设计

黄石名师网

我 的 两 位 数 学 老 师

2016-09-22|分类:教学设计

我上世纪80年代初因一分之差而未进县一中,被一所农村普通高中录取。那时的农村高中真的叫苦,吃得差,住的差,而学习一点都不含糊:早晨天未亮就得起来跑步(学校统一组织,排着队在操场转圈圈),而晚上通常930熄灯后,还得自备煤油灯学到11点左右。尽管学习很努力,但我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太好——及格的时候少,而不及格的时候多。因为这样,当时的数学老师几次找我谈话,很严肃地告诫我:“不要以为你语文学得好就行,学不好数学,你就是考8年也是考不上大学的!”

为了破除这个“魔咒”,我几乎耗尽自己的全部精力,发誓要把数学成绩搞上去。但往往事与愿违,我的数学成绩一直没有起色。为此,我苦恼过,伤心过,怀疑过自己太“笨”,学不好数学的。

及至大学毕业,我自己做了一名教师后,我用审视的眼光反思自己的高中生活,我才明白:学习方式的变革才是提高学习成绩的关键。

我的第一位高中数学老师,我一直很尊重他。老先生毕业于名牌大学,学识渊博,为人亲和,工作也很敬业努力。上课时,他总是很耐心地给我们讲每一道题。他嗓门很高,讲到激动时,往往情不自禁地脱下外套。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冬天,在四面透风的教室里,老师给我们讲几道数学题,他一连给我们讲了好几遍,可天生“愚笨”的我们就是听不懂。他每讲一遍,他总要脱下一件外套,并小心翼翼地问:“懂了吗?”见我们摇头,他只得再讲一遍。不知他讲了多少遍,那天我们还是弄不懂在当时看来十分艰涩的数学。末了,老师很伤心地对我们说:“哪怕你们懂一点点,我心里也舒服些。”我们一抬头,发现老师只穿着一件内衣,头上还直冒汗。

后来文理分科,学校安排一名刚从师专毕业的年青老师教我们。我们知道,学校也正在放弃我们这些不可教的“孺子”了。

可不知为什么,我们的数学成绩却日渐提高。到高考时,数学平均成绩竟超过了100分(总分120分)。我也以116分获得全校文科数学第二名的好成绩。

说老实话,我很感谢那位年青的数学老师。如果不是数学考得好,我可能上不了大学的。他既让我明白了学好数学的重要性(正是他对我说过,不学好数学,8年也考不上大学的),又让我找到了学好数学的“秘诀”。

与第一位数学老师相比,这位年青的数学老师没什么朝气,说话细声细气的,生怕得罪我们似的。看他年轻,我们也不好“欺负”他,就无所谓地“学”着。他看上去很“懒”,上课从不多讲,只是把解题的关键处一一讲给我们听,比如,已知几个条件,隐含几个条件,它们中间的关系是什么,需要我们推导出什么结论等等。完了,他将粉笔一扔,吊高嗓门说:“自己做!”然后就开始巡视全场,一言不发。

我们便老老实实地“做”着。说也真怪,自己竟做出来了!有时还能做“对”。这让我们很是惊喜,有时似乎有一种“顿悟”的感觉——原来数学是可以这样“学”的!

比较两位数学老师,我不忍心说第一位数学老师不好,他的确很敬业的,自己也付出了很多;也不能说年青的数学老师一定好,他真的有些“懒”,解答问题时不愿多说一句话。但即便如此,我们的数学成绩提高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这其中隐含了什么道理呢?

教育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不是选择适合教育的学生,而是选择适合学生的教育。不是教会学生已有的知识,而是让学生在传承知识的过程中发现规律,创造新知。知识获取的过程往往比知识本身更重要。教学的过程应该成为学生探究和体验知识的过程。只有学生自己发现、探究和体验的知识才是有效的知识,才是一辈子受益无穷的宝藏。记得有位特级教师曾经说过,能教会学生的知识都是无用的知识。这话有点绝对,但它诠释了学习方式变革对于学生学习的意义。

毋庸讳言,教学的“满堂灌”与“题海战术”,教师教得艰苦,学生学得辛苦,但效果却不太好。究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太过在于学习知识,而不重视发现、探究和体验知识的过程,正如我的第一位数学老师和当时的我们。这样的知识既不牢靠,又不扎实,学生往往学得多,而掌握得少。而第二位数学老师,看似“懒”得可以,却让我们学好了数学。老师不多讲,却讲到了关键处——明晰数学逻辑;学生不多学,却学到了学习的精髓——对数学思维的掌握。这其中蕴含的深义便就是教与学方式的不同吧。

2010年末,我有幸随教育部“中美基础教育管理者领导能力建设”培训团赴美开展了为期21天的基础教育学习与培训活动。全方位地了解和接触了美国的基础教育,深入地了解了美国的课堂教学改革。学习考察归来,最难以忘怀的是美国开放式的课堂教学。美国的课堂教学气氛十分活跃,教师十分注重学生的探究性学习。教师主要是通过讨论、交流、辩论、研究等方式进行教学,鼓励学生动脑、动口、动手。让学习成为学生探究和体验知识的过程,学生则在体验和探究知识的过程中形成学习能力,培养创新精神,不断创造新知。重视学生的个性发展,尊重学生的不同意见,注重学生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和研究性学习。如林肯中学,有一堂数学课,学生学习黄金分割理论,教师首先让学生用直尺测量自己或同学的“三围”和五官之间的距离,然后计算出相关数据,得出结论,教师只是适时点拨即可。无论是什么课,老师都讲得很少,大约每堂课教师讲20分钟左右,更多地是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课堂上学生都是坐着回答问题,可以随时举手质疑,有时还可以随意走动。

当前我国高中新课改正如火如荼,我校新课改在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下,也走在了全市的前列。但新课改的核心重点在课堂,关键是教与学方式的变革。反思我高中时两位数学老师的教学方式,其成败得失不言自明。它说明了实现教学方式的变革对于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有何等重要的作用,更应该坚定我们推进当前的新课程改革的信心与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