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叶甲友工作室 > 名师课堂

黄石名师网

走进心灵——教育者永恒的追求

2016-09-22|分类:名师课堂


    尽管我不太相信这世界有宿命的说法,但是我不能不承认,我与教育却有纠缠不清的对象关系。80年代初期我以全校文科第一名的成绩,却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师范大学,从此注定了我与教育这段情缘。说老实话,大学四年我对当一名教师从来就没有什么心理准备,用当时的话说专业思想极不牢固。那时我很少想该如何练就当一名好教师的基本功,我始终认为教师之与我相隔遥远。但不幸的是,在那计划经济年代,黄石市唯一的一名中文系的指标却落在了我的头上,我拒绝过、我抗争过,我跑遍了黄石市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希望改变自己从教的命运,但一切均劳而无功。在那炎热烦躁季节,赶在那报到的最后一天,我同样极不情愿地走进了位于天津路的黄石二中的大门。
在二中三年,我仍然从来也未想过该如何当一名家长信赖、学生爱戴、领导和同事们认可的好教师,而是始终想该如何摆脱一生从教的命运。为此我不顾一切地南下闯荡海南岛,在上窑江滩上摆过摊,在校办工厂帮过忙,去许多企事业单位应过试,但不是别人婉言谢绝,便是因为关系难放而搁止。直到这时,我才发觉也许我摆脱不了对教育的纠缠,一切都是命运中安排好了的,冥冥之中我感到也许我能为自己也能够为教育做点什么。也正是在那一年我开始担任校团委负责人,这才有了与学生面对面,心连心的真正接触。没想到一年后我离开了学校,原本以为从此以后我与教育无缘,但不知为何当我真的离开讲台,心里却十分空落与惶惑。特别是离开孩子们那天,我第一次流下了不知是留连还是超然的泪水……
就这样我告别了讲台。没曾想这一离开就是12年。12年中我常常梦见自己穿着长衫依旧站在讲台上,但却是有滋味有味地向孩子们播洒着知识的种子。梦醒过后我常常想这也许是命运在昭示着一个简单的事实:命运是一个怪圈,你挣脱不了它的纠缠。
于是我又一次返回学校。也许是角色和身份的转变,我开始理性地思索教育的本质:教育在人类历史发展与现实选择过程中到底应该演什么样的角色?在新的经济形态下,我们的教育该如何有所作为?面对浮躁纷扰的社会现实教育如何保持一份沉重的理性?
正当我苦苦思索又迷惑不解时,我来到了黄石七中。不知是我选择了七中,还是七中选择了我。也许大多数七中人正如我一样,企求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是为了重复,而是为了延续一段历史,再塑一段辉煌。
非常感谢与我一样沉醉在理想追求的七中同仁们,他们就象今天的七中一样怀惴着一腔梦想,固执而艰难地走着自己的路。依人性之自然施其教育,强调与学生心与心的交流与沟通成为了有责任感七中人的共识。不以高考成绩论英雄,而以学校整体发展论成败成为了今天七中亮出的一张崭新的名片。不能选择适合教育的学生,而能选择适合学生的教育,既是七中所要面对的现实,又是七中得以自我超越的现实选择。七中人始终在走着这样一条路:那就是化劣势为优势,将优势变胜势。办宏志班、办成功班、办潜能班、办艺术班既是七中现实的尴尬,又是七中面向全体学生,走内涵发展特色强校之路的理性决择。于是人格教育、人文精神的塑造,开始成为七中教育的主旋律。教育的第一步从开始,以心换心,育人育心,强化和重视学生的心理体验,用心灵去触摸学生的心灵;用智慧去启迪学生的智慧;用情感去启发学生的情感,从而唤起学生对知识的渴望、情感的追求,最大程度地激发和唤醒学生发展的内驱力。关注学生的道德提升和人格发展,成为了每一个七中人的自觉行动。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为何我总是在舍弃,又服从于一份情感的引领的缘故。因为唯有教育,她能给人神圣,又能给人崇高,在她的面前,我惟有一份虔敬和充满感激的心。
正是为了渲泄自己的那份情感,表达那份对教育执著的理性思考,七中人不揣自己的粗糙与简陋,将自己点滴的思考汇集成册,不求体系的完整,逻辑的严密,理论的艰深,只是想面对茫茫旷野,为自己的发声、为自己鼓劲、为自己加油!也是为了展示一份七中人自己的理性思考。
收拾好自己一年的心情,新年的脚步也正向我们走来。与《黄石日报·教育周刊》合办的走进心灵专栏也鸣锣登场了,踏着新年脚步的鼓点,七中人或许从此跨上战马,绝尘而去。
是为序。